有光

且听来讯这风中,多光辉黎明

画了只鼬哥……画风粗犷已经回不来😂

非概率:

日绘画的一些桶。

P1P2有临摹和参考,主要是想测试一下珍和桶的适配性

*睡前加了2P,不另外更新了

Vin.:

【*剧透预警*】

全程Steve视角。

想到要画就画了...图还挺长的...流量党注意吧...

【不知道要怎么写描述...总之大家看图吧...想表达的都在图里了...画得我也挺(很)难过...不知道怎么讲...】

一颗麻辣秃头:

【授权转载】这位韩国太太的图超好看还超高产!!!每次修仙到深夜刷刷推就发现啊太太又产粮了XD虽然完全看不懂也很开心!被老蝙蝠看一眼都炸毛的桶可爱到不行啊我已经疯掉了BruJay怎么能这么好呜呜呜呜呜呜勾枪带好社情呜呜呜呜呜呜需要更多粮食!!!DamiJay太太也有画!不过相对少一些
Twitter:@DDRAW__LIFE_99

【鬼鼬】红尘(十六)

第十六章
往后的两天鬼鲛对石田秀人的无视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他像是这个人完全不存在一样来去自如,仿佛这宗祠就是自己家一样。他行事虽不避着鼬,但始终什么也没说。
直至第二天傍晚,石田秀人终是一步三摇地挪进了他们所在的屋子,在榻榻米上慢慢地坐了下来。自己拿了个小杯子倒了茶:“……你的房间我没动过。”
鬼鲛不语,微微低着头沉默地看着他。
石田秀人咳嗽了两声,他抬眼看了看坐在窗边的鼬,又看着鬼鲛皱了皱眉,示意鬼鲛让鼬回避。
鬼鲛只当没看到他的动作一般,不为所动地抚了抚横放在腿上的鲛肌的刀柄。
见状,石田秀人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目光在两人之间转来转去,终是笑道:“没想到……你也会有不用避讳的人,哈哈,看来你们关系匪浅,”他神色揶揄,但对面两人仍是毫无反应,反倒是他自己讨了个没趣,“哈,也罢,果然同无趣的人混在一起的人也必定无趣。你们此番来,是想把这个岛据为己有的吧?”
他问完,又来回看了看鬼鲛和鼬,见两人连眼珠都没错一下,石田秀人有些耐不住了,他摆摆手,也不再明知故问了:“你们应该已经见过靖春了,之前‘晓’的据点的杂鱼是我让她去弄掉的,想占这个岛,只派杂鱼来可不行,”他笑着咳嗽了两声,抿了口茶,接着道:“现在你俩来了……不过也没什么用。”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鬼鲛,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你忘了石田家的家族病了?”他也不等鬼鲛答话,又道:“今晚,我命绝于此。”
“……你又为何答应加贺靖春?你要死,她怎么会不知道?”
“……宇智波鼬……呵,既然他带你进来,也不避着你,那么告诉你也无仿。加贺一直以来效忠石田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他们看不到与石田一族的族人有关的所有事。我若死在此地,靖春也不会离开,这地方气数已尽,再往后便凶险万分,给了‘晓’也无妨,你们好自为之吧。我来找你们,是希望你们不要插手此事,今日一过,岛上便不会再有石田与加贺的势力,雾隐也不会再插手。”
见两人没有搭话,石田秀人笑了笑,又道:“如果我想的不错,你们本就打算作壁上观,不过我指的不插手,是指不说,不做。”
“你要保加贺靖春。”
“不错,就请你看在……也罢,想必你不会在意了……”
他话音未落便感到颈边生风,低头一看,鬼鲛的鲛肌离自己的咽喉仅距一毫。
蓝肤男人冷冷道:“你若不想死,就不要乱说话。”
石田秀人也不见慌乱,他纹丝不动,笑着应道:“我就当你答应了。”
鬼鲛收刀回手,也不看他。
石田秀人将喝过的杯子放入怀中,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朝门口走去,他左脚跨出门框,又回身扒着门框道:“我不信你会变成无情无义之人,你不杀我,是因为母亲收留了你,你要报答她的恩情。当年她的死,不是我做的,但我必须让别人以为是我做的,我……”他突然顿住,黯然道:“也罢,都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又何必再提,对你有恩的只是母亲,我又何必跟你说旁人的事。”
他回首定定地看了鬼鲛半晌,终是低头叹了口气,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安静下来。
长久的沉默让鼬忍不住转头看了看鬼鲛,男人垂着眼睛看着放在膝上的大刀,一动不动,往日常常上扬的嘴角隐在大氅的高领中,鲛肌似乎感受到了鬼鲛的情绪,它的柄弯折着,紧紧靠着鬼鲛的手心。
动物的感情最为直接,若只是单纯的利用,不会使鲛肌回护鬼鲛。
石田秀人的话似乎使鬼鲛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鼬不明白为何鬼鲛愿意让自己涉足鬼鲛的过往,却又什么都不解释,但此时不是询问的时候,他将目光收回来,闭上眼睛静静地陪他坐在微凉的晚风中。
不知过了多久,鼬忽然听到鬼鲛低声唤他,他睁开眼,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鬼鲛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将鲛肌背回了身后。
“雾隐快来了,我们离开这里,到屋旁的树上。”
鬼鲛说着,伸手从一旁的门框处抠下一块木片,从中取出一个小小的卷轴,他飞快地抖开卷轴,捏了个诀,房间中顿时腾起一阵灰尘,覆盖住了所有家具,房间恢复了他们刚住进来时的样子。
鬼鲛把卷轴放回去,重新贴好木片,率先从窗户中跳了出去。
待两人进入树丛隐好身形,石田宗祠的入口处传来隐隐的喧哗声,很快,入口的封印被破了,显现出宗祠前的那条河和对岸的树林,八个戴着面具的雾隐暗部站在河中,结界封印便是被他们破除的。河岸上还站着数十个雾隐忍者,为首的便是之前曾出入这里的那个女忍。
“石田秀人!你居然背叛了我!”
女人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透着浓浓的不甘。
“你我本无信任可言,又何来背叛?”石田秀人的声音从宗祠深处传来,他虽然没有查克拉,但却声如洪钟,丝毫不见平日的病态:“哦,我忘了,如今佐藤队长也是雾隐的叛徒了。”
“你!”
“队长,不必跟他废话,只要找到那证据毁掉,上面再怎么疑心也无法惩治我们。等这阵子过去,上面翻了台,这件事也会被一同翻过去。”
“不要多嘴。”
女忍似乎平静了下来,她一挥手,身后的雾忍趟过了河,飞快地包围了宗祠。
“看在你陪了我这么长时间的份上,你把那个卷轴交出来,我便让你跟那个女人离开,否则我先杀了你,再杀了她!”
“就凭你这种杂鱼?”
女人一愣,怒极反笑:“哈哈哈,听听这话,好一个石田族长,卖身求存在前,不知好歹在后,枉我对你一片真心!”
“真心?”石田秀人不为所动:“你我不过各求所需。”
“好啊!那便更没什么好说的了。”女人戴上一个面具,大声道:“杀了他!”

【鬼鼬】红尘(十五)

第十五章
石田秀人走得很慢,他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似乎在欣赏周围的风景,他甚至还在路过一片花丛的时候,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将最高的那一支白花摘下来揣进怀中。
土御桥离石田宗祠不远。
他们跟了石田秀人一会儿,便发现他走下了一个矮坡,站定不动了。
鬼鲛和鼬在离石田秀人不远的地方藏好身,便开始静静地打量四周。这个地方甚至没有一个完整的桥,只有半座桥的残骸掩藏在荒草中,桥旁一个破败的石碑歪斜着,上面的字迹已经难以分辨。而石田秀人所站的地方应该是当初的河道,现在河水早已断流,河道中灌木丛生,石田秀人一袭白袍,安静地立在其中,仿佛不多时便要化蝶而去,融入这满是荒凉的绿意中。
此时太阳已移到天空正中,午时已到,一个举着一柄红伞,身着黑色忍服的女人悄无声息地落在石田秀人身前,石田秀人姿势不变,他将手拢在袖中,看着女人收了伞背到身后,才懒懒地开口道:“靖春。”
加贺靖春毫不在意地随意应了一声,右手插入腿侧的一个忍具包中翻找,石田秀人伸出手,轻轻握住她的手腕。他不甚灵活的手指看起来并未使多大力,却使女人停了动作,抬起头有些担忧地望着他。然而石田秀人并未说话,他从怀中掏出刚才在路旁折下的野花,有些费力地掐去了过长的花茎,小心翼翼地将它戴在靖春的发辫上,末了,微微向后倾身,眯起眼细细打量身前的女人。
靖春被他看得满脸通红,她微微别开头去,继续在忍具包里翻找,很快便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瓷瓶,塞在石田秀人手中。
“你的药快吃完了罢……我帮你求了新的……”她有些无措地搓了搓刚才拿药的手,而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表情渐渐冷了下来:“前些日子上岛的那些人我已经清理干净了,只是他们似乎早有准备,我没有发现任何能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不过……他们身上穿的大氅一模一样,都是黑底红云。”
“黑底红云……”石田秀人一愣,慢慢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你见过?”
“没有。”
听到对方平静地否认,鼬不禁有些奇怪,他余光看到伏在一旁的鬼鲛并无甚反应,便压下疑惑,继续静观。
“……秀人,跟我走罢!这些年我已经攒了不少钱,足够我们出海,到了雷之国,也许还能置办一些家产,还能帮你治病……”
“别说傻话了!”石田秀人突然低喝一声,脸上也早已没了先前温柔的神情:“我们走不了的。”
加贺靖春被他冰冷的目光刺得后退半步,再开口时,她的声音已经带了哽咽:“我……求你!这里的医生救不了你,那个人……她会将你耗空的!我们离开这里!”
“不行……”
“我知道我打不过那个女人!我找到一条小路,可以从结界入口直接通往码头,我们晚上悄悄离开!好吗?”
女人的眼中写满乞求,她不禁微微前倾,双手用力地抓上石田秀人垂下的袍袖。
石田秀人脸上依然像被冰冻住一样,他枯瘦的手突然捏住了加贺靖春的下巴,把她的头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往上拧。
“已经太晚了。”
加贺靖春明显被他拧得难受无比,但她只是无力地拍打着石田秀人掐在她下巴上的手,并未发力将他推开。很快石田秀人脱力松手,自己先呕出了一口血。加贺靖春刚捂着脖子咳嗽了一声,见状立刻拉出一块手帕,一手握着手帕擦去石田秀人嘴角的血,一手扳开他紧紧攥着的手指,从中抠出那个小瓷瓶,咬开瓶塞倒出一粒绿色的药丸,飞快塞进石田秀人嘴里。
石田秀人吞下药丸,任对方将自己嘴角的血渍擦干净,扶着他的手臂缓缓站直。
“靖春……你我二族都只剩一人,你尚可自保,而我却得依附雾隐苟延残喘。如今,外面的小卒也能在我们的领地上作威作福,可我们却无法只凭自己守护我们的领地,我们还有存在的意义么……”说到这里,他长长舒出一口气,道:“靖春啊……石田一族和加贺一族的传说,早就终结了。”
“那……我们啥都不要!我们离开这里吧!求求你!”
“靖春,”男人终于笑了,他冷哼一声,低声道:“你还不懂么,我不死,这一切就不会结束。”
“……我不信!我可以看见未来!我护你!”
“哼!你护我?呵哈哈哈哈哈哈……”石田秀人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笑得弯下了腰。
加贺靖春看到他这异常的反应,愣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石田秀人笑够了,他直起腰来,笑着摇了摇头,道:“跟我说说吧,你的计划是啥?”
闻言,女人眼睛一亮,她上前半步,道:“我看到两天后她会离开这里,那时是我们离开的唯一机会,你收好东西,子时我们在此地汇合。其他……我来处理!”
“呵……好罢,就这么定了。”
“嗯嗯,你这两天仔细点,别在生其他病了,不舒服就吃这个药。”
见对方终于答应了,加贺靖春松了一口气,笑着后退几步,朝石田秀人点点头,跳上一旁的树很快离开了。
等她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石田秀人抬头看着她离开的方向,低声道:“多加小心。”
说罢,他转身踉踉跄跄地朝来时的方向走去,看样子是要回石田宗祠。
鼬看着他的身影也消失不见,转头对鬼鲛道:“这人到底什么毛病?”
“……大概是受了什么刺激吧。”
“……我们应该不用出手了。”
鬼鲛闻言,有些诧异地转过头来,挑眉看着鼬。
少年皱起眉,道:“他是不会离开宗祠的,看那样子,三日后石田秀人,加贺靖春和那个女忍必起冲突,我们只要料理一下最后活下来的人就行了。三人中石田秀人没有战斗力,加贺打不过那个女忍,最后存活的必然是那个女忍者,而她不是驻扎在这里的,如果石田秀人死了,她也会离开。”
“你怎么知道石田秀人不会离开?”
“昨晚我看到他去了祠堂,那里最下面的灵位祭祀的是他的妻儿。”
“……那依鼬桑看来,他为何说没见过穿黑底红云大氅的人。”
鼬闻言,愣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鬼鲛,有些好笑道:“这不是该我问你么?”
鬼鲛勾起嘴角,道:“无甚,他不会暴露我们的。我们回去吧,接下来的三天有好戏看了。”

【jaytim】lof部分推文+整理

马住

アナゆき:

马住


巨根少女:



泷川七绪:







入了jt的坑好久但奈何手残没法在脑洞做贡献,就想做一下整理,呜呜呜,其实jaytim超好吃的不是吗!真的感谢各位大大




中长篇








Under the moonlight   by空中楼阁之住人




 1  2  3  4  5  6  番外




Five Day's Kidnapping by空中楼阁之住人(私心超爱的一篇) 




1  2  3  4  5  6  7




疼痛无痕 by林默惘  




1~3  4~6  7~9




替代品从来不是适当措词(翻译) by Prydonian




  1~2  3~4  5~6  7~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Earth91》系列(翻译)by Prydonian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第五篇  第七篇  第八篇(上)  第八篇(下)  第九篇 第十篇(剧情连接第七篇)  




See U Again  by Lukeer




1  2  3




When Your Family Gave Up Treatment  by雪困困(有tim其它cp提及)




1~3  4~5   6~8    9




Watching and Wanting  by  Syrup




1   2




Drake   by Raven




1   2   3   4




Catch Me  by Drift in the sky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番外




一发完(部分








Sugar and Smoke  by ü   传送门




如何做出世界上最好吃的小甜饼  by 林默惘   传送门




Can I keep a cat?   by Backlighting   传送门




It's not a big deal  by Lukeer   传送门




Do you want your own balloon?  by  Geborgenheit   传送门




Blooming Roses in Gunpowder   by  Shey   传送门




小鸟啁啾的清晨(美味的车)   by 樱歌焰舞   传送门




Birds of A Feather  by 糖罐子    传送门




Kiss Me Till The Morning Light  by  bird nest   传送门




杰森的糖果工厂  by  Geborgenheit    传送门




In The Club  by ü   传送门




如阳光耀眼夺目(翻译)  by Syrup   传送门




未曾开口未曾讲(翻译)  by Syrup   传送门




如滚石不曾驻足(翻译)  by Syrup   传送门




于斑斓光影之中(翻译)  by Syrup   传送门




旧习难改(翻译)   by Syrup   传送门




He wants that   by  Raven     传送门